代孕百科

广州代代孕妈妈早日产下baby遭客户拒收各方法律后果怎样担

作者:广州助孕公司—广州国光助孕产子 来源:http://yiy911.com 发布时间:2018-5-16 23:51:06

3月26日,自称是代母亲妈的谢丽(化名)向媒体报料称,由于代孕过程中早日产下宝宝,她无法拿到和中介约定的报酬。且因为住院登记时使用的是客户的信息,她也无法办理出院手续。

即日,代代孕中介回复小编采访时称,会支付早日产下baby代孕贝贝的治疗费用,并补齐代母亲妈的报酬。医院负责人则表示,代代孕妈妈妈可以出院,但代孕婴儿康复后必须转交给代代孕妇妈本人。

今天中午,小编来到代代孕母亲妈谢丽所在的花都区妇幼保健院。谢丽是云南人,今年39岁,曾在花都区工作,养育有两名正在广州上初中的代孕孩子。谢丽称,一名做过代孕的朋友将其介绍给了代代孕中介“攀姐”。

谢丽和“攀姐”商议,在孕期过程中由代代孕中介负责安排定期产检并支付生产时的费用。谢丽每个月获得2000元工资和1200元保姆费,此外还能在孕期的几个月中拿到共计15万元的佣金。

2015年7月,经“攀姐”介绍,谢丽在一处私人别墅内接受了受精卵手术。“开始的几次手术都失败了,直到2016年9月做第4次手术才成功。”谢丽说。

成功代孕后,谢丽第一次见到了委托代孕的客户。此后在整个孕期中只见到客户数次,其他时间只和中介进行沟通。”我只知道客户来自佛山,其他情况中介和客户都没有提供,也不知道受精卵的具体来源是哪里。”谢丽称。

孕期7个月间,谢丽连续收到了中介支付的工资和预先支付的共计5万余元佣金。3月中旬,谢丽出现早生征兆,中介“叶子”在微信中告知她要当心身体,到时候“能顺产就争取顺产”。

3月23日晚,怀孕七个月的谢丽羊水早破,在中介“攀姐”等人陪同下来到花都区妇幼保健院。24日凌晨4时,谢丽顺产一对双胞胎。“小孩代孕后状况非常不好,大夫说需要进行抢救。”谢丽称。由于中介称“未带足够现金”,谢丽委托朋友预先垫付了3万余元治疗费用。

随后,委托代孕的客户联系上谢丽,称“早日出生的代孕儿童不要了”。意识到交易失败,谢丽立刻联系了代代孕中介。“中介只说他们负责宝宝的后续治疗费用,但剩下的佣金给不给,中介没有给出具体答复。”谢丽说。

由于此前和中介的协议都是口头确定,也未留下合同等书面证明,谢丽担心拿不到佣金,决定向某某网报料。

谢丽称,因为代孕小孩需要伪造出生证明,她在入院时按照中介指示填写了客户的相关信息,但也因此无法出院。“跟客户谈崩了,一直联系不上。可没有他们的身份证我就出不了院。”!

“小编过来后我们才知道这名代孕妈妈是做代孕的。虽然代孕属于违法行为,但由于准妈身体情况良好,按照规定是可以出院的。只是因为代孕妈妈不是用自己的身份证信息登记入院,出院时需要对这一情况进行说明。”覃安志称。

覃安志介绍,两名双胞胎早生贝贝代孕后,由于病情危急,经抢救后送往保温箱,目前仍未脱离生命危险。“早生的治疗费用昂贵,后续可能还需十万余元。”!

谢丽称,代孕宝宝早日产下baby后,中介承诺会承担代孕宝宝的所有治疗费用,并在代孕BB出院后“接收”代孕BB。但覃安志表示,即便谢丽出院,院方也将向谢丽索取BB的后续治疗费用,乖乖康复后也会直接交付给谢丽。

“孩童是从谁的肚子出来的就要交给谁,如果生母不愿意支付代孕女婴的治疗费用,我们会和生母进行沟通。如果生母出院后拒绝接受代孕BB,我们会向警方报案,让警方协助解决此事。”覃安志说。

就谢丽和中介之间争论的佣金问题,明天中午,谢丽在广州代孕陪同下拨打了代孕中介“攀姐”电话,但对方在电话中并未直接回复是否支付佣金。下午,小编再次以某某网采访为由联系自称“攀姐”的代代孕中介。

“攀姐”对谢丽所称“中介拒绝支付佣金”一事予以否认,并认为谢丽和此前一些编辑的相关报道“存在偏颇”。“我们已经和谢丽谈妥,她的佣金这两天内会分别打到她的卡里。”“攀姐”称,“谢丽临盆当天早晨7时就要求我们支付佣金和全部费用,我当时的确拿不出钱,但并不是不给。”?

“攀姐”向编辑播放了一段27日晚和谢小姐的通话录音。录音中“攀姐”称:“你搞出这么多事做什么?找新闻外国媒体做什么?”随后她向谢丽解释,在谢丽生产当天没有及时支付佣金,是因为从荔湾区的家中无法及时赶过去。

“攀姐”表示:“我们自己也清楚,这个产业涉嫌违法。我们做得是不对,但我们没有做伤天害理的事情。“媒体随后向攀姐询问客户和受孕过程中的具体信息,对方已“和客户有过协议,不方便透露”为由拒绝了采访。

随后记者再次联系谢丽。谢丽称,其下午已经收到代代孕中介支付的佣金2万元,剩下的8万元今天支付。此外她表示,虽然院方已明确表示她可出院,但她仍选择不出院,因为“要看看中介给不给我佣金再决定”。

根据《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管理办法》规定第三条规定: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不得实施任何形式的代孕技术,受孕在我国属于违法行为。

但代孕过程中产生各方责任如何受法律制约?委托代孕的客户拒绝接受代孕婴儿,代孕女婴的权益怎样保护?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联系了广东卓信律师事务所律师文桃丽。

文桃丽认为,代孕本身属于违法行为,任何个人、组织都不能通过代孕来获得利益;代妊娠中双方协定的工资、佣金等也不受法律保护。代孕过程中各方的合法权益应当受到法律保护。

文桃丽认为,在此次事件中出生的双胞胎代孕小孩的治疗费用,需要代孕妈妈、中介和客户共同承担,因为是各方共同的违法行为导致了代孕女婴的出生,如果在此过程中还有其他责任人,也应当一并共同承担法律后果。

代孕的代孕孩子出生后,也要受到未成年人保护法的保护。关于因为受孕而临盆的孩童,其父母是谁,无论是从生物学的角度还是法律的角度上看,其父母的界定是有争议的;由此产生,谁负有抚养代孕孩子的法定义务等问题。中介将孩童从代孕妇妈手中转交给客户或其他人的过程中,可能涉嫌构成刑事犯罪,从而需要承担刑事责任。

此外文桃丽认为,谢丽所在的科室在此次事件中的处理方式是合理合法的。对于所谓代孕的说法,是否属实,门诊并无识别能力。从医学代孕的角度来看,门诊只能认定代孕孩童的监护人就是小孩的生母,生母有义务接受儿童,如果代广州代孕妈不管不顾,弃代孕孩童而去,则门诊可按遗弃罪报警处理。

从医疗的角度看,代孕妈妈符合出院条件即可先出院。因此即便知道妈妈涉嫌代孕而有可能遗弃代孕宝宝,门诊也不能以限制出院的方法限制代代孕妈妈的人身自由。

文桃丽建议,院方可以选择在代妈妈妈出院前保留其身份信息或签署保证书等方法尽可能降低此事件对科室的不良影响,同时又保护代孕宝宝的合法权益。(泠汐)。